您的位置:seo > 新闻动态 >

度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每年都传我要离职!

日期:2018/05/23     阅读:     来源:未知
5月22日下午,在2018年百度联盟峰会后,百度副总裁、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百度副总裁、搜索公司CTO郑子斌,百度副总裁吴海锋,百度搜索公司运营总经理曹越接受了媒体群访,对百度近期的一些问题进行了解答。


  嘉兴网站SEO向海龙在2005年百度收购上海企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就加入百度,至此已有14年,他掌管了百度的搜索体系,等于掌管了百度九成左右的营收,名副其实的“钱袋子”。


嘉兴网站SEO百度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


  嘉兴网站SEO而平时向海龙本人除了出席百度一些营销类峰会外,几乎不对外做任何宣传,但他在百度根基非常深厚,这基本是他一次这样面对媒体和外界。


  “我因为个人性格原因不太主动接触媒体,十四年力都在内部,很少出面和家见面沟通,我其实内心是很内向的人,我更喜欢去了解一些业务”,向海龙在采访前表示,“PR部门找到说我再不出来解释不行了,我每年都要传离职,近感觉到传得很勤,一个月一次,特别频繁,加上近公司管理层发生变化,又开始传了。昨天我来参加峰会,我们内部员工开了会,评论我的也很多,公司也做了很多解释。”


  对于陆奇的离职,向海龙认为,“我说什么家也不太相信。昨天陆奇在内部说明,他不再做COO,的确是他个人家庭的原因,他真是和Robin 20多年的交情,他自己也说了,我实际上是他的下属,这一年多其实也工作很愉快的。我个人看到传闻特别多,家也别太在意。”


  “我在百度14年,我是自己创业了,百度再把我(公司)收购进入百度,从做营销到做商业产品。我们搜索公司成立两年时间了,我们团队希望给用户带来价值。用户产品如何和商业产品融合,我们内部也做了很多,想要做好产品、做好创新。我今天讲了新视代,我也希望整个搜索公司给社会和百度都创造很多价值。”向海龙说。


  以下为百度管采访摘录:


  问:为什么陆奇的离职说跟你有关?


  向海龙:我是一个比较理性的人,不在乎没有根据的话,更重要的是看长期。


  问:百度决策诞生的流程是怎样的?


  向海龙:对搜索公司来讲已经是相对独立的,我和我团队来决定。每年两次沟通会,的战略在成立时就制定好了,之后每六个月开一次战略沟通会,一方面讲战略执行情况,也会做一些微调。互联网行业发展特别快,但基本不会有的调整,


  和搜索相关的就自己来做决策,除非一些资源层面找集团公司来协调。百度整体的决策是集团的公司,我是参与者之一。


  问:百度有没有考虑过取消某些垂直类广告?


  向海龙:我认为整个互联网广告的真实性是非常重要的,这是用户体验基础。在真实性基础上,很早就提出了加V的项目,企业在我们这里有专门的标志。真实的企业如果有问题,我们能找到在法律上承担责任的人。针对医疗类公司加V会更加严格一些,比如资质等,另外也会实地验证,派人到当地去考察是否真实。


  另外一个是相关性的问题,很多人诟病百度基于此,比如去搜中日友好,得到结果有可能不是这个医院。我们对此进行了更幅度的提升,相关性匹配不好,可能有误导的情况,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今年我们做了很多去提升相关性,这方面算法是否准确属于机器学习的问题,我们希望减少这方面的误会。


  我们想过通过聚合卡片的方式来解决,例如给你提供一个卡片,给用户保证选择的过程中有主动权,这样被误导的可能性会变少。我们也希望通过这一方式提升垂直域上体验,对产品做升,因此计划把网站检索的情况全部落到熊掌号上。有一些被我们收录的网站可能在收录后去更新一些夸的内容或者被黑,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我们把一些危险的行业放到我们的服务器上,一旦网站发生改变我们就会知道,保证了他们网站的信息不被篡改,所以我们想先在医疗行业去覆盖,不在熊掌号上就搜不到。


  问:陆奇曾经想把一些垂直域的广告取消,但遭到反对,有这样的情况吗?


  向海龙:从来没听说过。


  问:昨天Robin百度会出一款简单搜索的App,和目前有什么不同?


  吴海峰:我们觉得未来搜索可能会有变化,需要更有创新力的搜索产品。先,我们要强调用户的自然交互,未来家会发现里面都是视频结果、语音结果;二,搜索都是按照用户的需求去看,可以实现搜索一个词时进入不同的模式。


  问:如何评价陆奇的改革动作?


  向海龙:昨天Robin已经回答了。


  问:百度在AI域做了很多布局和投入,很多人说百度已经All in AI,搜索是不是不重要了,现在搜索在百度什么地位?


  向海龙:百度自成立那天起就是AI公司,但现在家片面去理解AI是和智能硬件的结合。我们做的feed产品也是AI,搜索公司成立的使命就是人找信息,信息找人,这就是AI驱动的。


  实际上百度除了搜索业务,其他也都是基于AI在做,整个公司都是被AI驱动的公司,内部也有很多AI应用的落地。一个落地的是搜索,搜索很重要,我们会一直做下去,还有更多的创新,包括视频,会显得搜索更重要。(注:他说百度做AI不是狭义理解全在无人车、度OS上,搜索也都是基于AI的产品)


  问:今年以来关于信息分发,个性化推荐引发价值观的问题,究竟机器算法有没有价值观的问题?


  吴海峰:先算法和价值观是个热门话题,我的理解从百度公司谈起。百度作为平台型公司,深知对中国网民的影响,所以我们必须承担对人和社会的责任。我们去年更新的使命,其实要构建一个真善美的内容生态,用优质不低俗的内容满足用户的需求。


  搜索公司的产品,就是让人们平等找到信息,让家获取更多应该获取的知识。那些人工运营或者算法都是手段,算法组合起来是有价值观倾向的,所以这个问题我认为不能简单理解算法的价值观问题,要把产品的价值观导向做上去。我们做了很多的工作,比如和人民日报联合的项目,从内容源头上做一些工作,让内容不合适的部分越来越少,越来越干净。


  在算法上,AI算法原始的应用就是对内容理解,虽然做不到百分之百,但在技术上不断投入,要把信息和内容的过滤做得更好。我们的确应该承认,只使用技术距离理想有差距,所以加入了人工审核,所以我说人工和算法都是手段。


  问:有媒体关注到搜索结果在医疗上有广告信息,这个一直都有,尺度把握上的问题,究竟哪些服务医疗的机构可以投入广告?


  曹越:百度对于做广告的企业有严谨的审核机制,要提供营业执照、医疗机构的许可证,这两点是在线下合规,还会通过银行打款来实现保证是真实的。


  问:是不是存在不同客户端上的标准?有没有被仿冒的?


  曹越:百度是一个推广后台,由广告主自己来操作推广的属性,决定在哪个客户端、哪个时段投放广告。我们现在看到的差异,根源来自网民的差异,而广告主无论是在哪里投放都是随着网民行为的变化,百度是没有标准和引导的。


  百度对寻址类一直有保护措施,从早年到现在积累了2万个寻址类的保护,不允许做广告,但被媒体发现落网之鱼。这让我们发现仅仅靠自己是不行的,需要与更多的机构和外界合作去规范,对寻址结果进行保护。


  问:跟医疗相关的需求重要性会更,百度做了哪些举措?


  曹越:医疗和其他行业不一样,涉及生命安全。百度对于医疗行业客户的引入有严谨的标准,之前有一些违规,去年下线了近60多万家账号和5千多条违规广告,仅仅针对医疗行业的风控词表就是30多万。我们在更好地进行医疗广告管理,但依然任重道远。


  我们也会一直加强,有一些具体的措施,先更清晰标注广告和自然搜索结果;二对于医疗机构进行广告宣传的,会把医疗机构的名字在广告中标识,在医疗行业包含的所有行业需求结果上,进行必要的风险提示。百度以往做的很多是基于百度平台的行为,但做到这一步还不够,要加强对广告点击之后的管控和落地页的监控。另外也希望引导网民在百度的平台提交反馈的意见,让百度理解服务的医疗广告主的真实情况,在排序上有更好的判断。


  我们也在提升医疗的可信度,会有很多医疗机构在自然结果中推广,我也会和百度内部团伙和其他外界机构、科普平台合作,全面让真实医疗信息触达网民。


  此外,我们也会和政府加合作,和市场监管部门打击各种违规行为和不良行为。


  问:什么在决定百度商业广告的排序规则?


  郑子斌:我们2009年上线凤巢,有很多因素决定排序,比如广告的质量、广告主网站的落地页的质量,还有对用户信息个性化推荐的技术等等。我们有非常庞的机器学习系统去预判用户是否会接受这个结果,通过这些来决定排序,价格只是中一个因素,广告主的信誉和资质也是关键因素。


  问:有些网民通过百度去搜索一些网页,就会接到电话。对方说是百度给的,这种情况是为什么?


  郑子斌:这是一个误会。从网民搜索到落地页,百度在中间没有办法通过技术手段获取网民的手机号。这种情况主要是因为黑色产业行为,黑客到网站布置一些违法代码,通过运营商系统的漏洞,获取到这个网站的用户的手机号。过去百度的安全部门花了很多力去打击黑产,我们也不断加强技术手段,去确保网站是安全的,没有被黑色产业侵入。但这是一个猫捉老鼠的游戏,总有一些漏网之鱼,我们也是持续不断去做这些打击活动。从2016年和公安在多起黑产打击案中合作,这是我们持续要合作努力的工作。


  问:我们从18年前开始用百度,这种搜索用户的交互方式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你怎么看待搜索用户体验的提升和创新?


  吴海峰:这是在说我们创新不够。我也是搜索的老兵,学校一毕业开始做搜索,已经12年了。在我心里没有这么悲观,我为这份事业努力,看着每天进步。


  家每天都在用就觉得一样,其实你看今年和五年前、十年前的能力不一样。从一天开始,它就是人工智能的产品。如果做好了,每个人都有一个“秘书”和“管家”。为了达到这一目标,我们一直在做图片理解、语义理解、让机器懂人,让人懂机器,家作为用户感知不会强烈,比如有一个视频很火,“女孩子花点钱怎么了”,你试试打开麦克风去搜搜就知道了。


  二是搜索场景的拓展,以前是在PC上,现在在手机上。还有智能家居产品,我们发布了“小度在家”,我心中它就是新一代的搜索产品,它就是搜索团队做的。


  三是生态的拓展,整个社会的发展使人的消费需求提升,内容生产者有更多的责任。我们会打造一个基于熊掌号的新生态。如果家有孩子出现一些小状况,我建议你们用语音搜索,用在线问诊问医生。现在搜索团队的同学,包括我,真的就用这种方式找医生,体验非常好。


  后,简单搜索的App,融合了我们新的语音、图像技术,产品理念打造的产品,我们希望产生新的搜索产品的实践。


  问:德邦事件,怎么发生的?


  曹越:德邦的事情让百度压力很,内部分析了一下,就是百度不知道的“李鬼”把它推荐给了网民,德邦其实是有保护的。这个“李鬼”伪造了一份授权书。我们也跟德邦进行了沟通,拿到了一份真实的列表,对假的进行了下线处理,我们也对被假品牌授权欺骗的网民做了赔偿。


  这暴露出百度在搜索方面存在漏洞,缺少通过文件自身识别的能力。我们也会和品牌进行沟通,拿到真实的授权书,不再出现这种情况,


  向海龙:我们对企业的认证的确存在很多挑战,我们也做了很多工作,和工商局合作去核实,中间也有一些造假的情况,对接品牌之后提了准确性。再后来我们升了银行对公账号。


  这个德邦加盟店还暴露出一个问题,我们应该去跟品牌打通,去核实他们授权的公司。我们也感觉到在审核的门槛上要不断的提升,希望未来家多给一些反馈,也希望和政府和社会团队有更多合作。
更多>>相关文章